遺落千年的古城 — — 暹粒 Siem Reap

小時候憧憬壯麗的吳哥窟始於地理百科全書. 這回一個人的柬埔寨旅行就是出於好奇心. 這天, 我背起背包終於要出發了. 吳哥王朝的歷史始於9世紀, 自從高棉人於14世紀棄城後,吳哥窟就浸沒在森林中不為人知, 直至十九世紀才被探險家發現. 在金邊下飛機後經過4小時車程後終於到達暹粒, 吃過一點東西後便到酒吧街走走, 一位濃妝艷抹但一臉稚氣的小女孩走過來, 說20美金可以陪我渡春宵, 我禮貌地回絕並離開, 她繼續糾纏並飛撲在我面上強吻, 最後我驚慌跑開了. 第一天的柬埔寨旅行就在這裡結束, 心中有一點無奈也有一點心酸. 我睡在床上, 同時也想到了她, 也應該在別人的床上了吧.

地球步方 出發

金邊往吳哥的路上

交通燈形同虛設

柬式燒烤

柬式沙拉口味偏辛

按摩前的草本茶

各種餅乾小吃

PUB STREET 老外們的情色天堂

市中心的民宅依然殘舊

早上五時多的吳哥窟

海天一色 絕美

光影之間

印度神話的飛天仙女Apsara

神殿

古代的廣場

雲彩映照昔日的繁華盛世

柬埔寨沒有好好擔起保護文物的責任

置身其中的感覺很奇妙

大家有否玩過SERIOUS SAM, 這像當中的場景嗎?

西北角的高台座藏經閣

孤高的棕櫚樹

人在高處

田字閣的十字遊廊上的伯伯

每人都憧憬在日出和黃昏走到塔頂拍下柔光映照下的吳哥城, 但偏偏主塔的開放時間是日出後的7點和日落前的5點, 是為什麼?

想提早入塔? 旁邊有個保安員在數鈔票, 在貪婪的國度, 你懂了吧

太陽已在頭頂

吳哥城的南池塘

洗手間

一位可愛的小女孩在販賣手藝品

辛苦了這頭大象來娛樂大家

一個又一個莊嚴的吳哥武士

似笑不笑的表情

城內的救命椰子 1USD

和尚的伽裟

同遊的一個葡國仔,最後他逃去了沒付錢給司機

不安全地帶

一堆頹垣敗瓦

最後和司機在一個地道的餐館用膳

柬國自產的白米飯

雞雜碎

不知番炸了多少次的鯰魚

這次服務我們的司機大佬

本地食油

VENOLA是馬來西亞品牌

一大堆本地用鹽

理髮請進

交通大混雜

市面上的廣告牌

兒時的硬膠玩具重現

呀莫生。。👍

本土的煎蛋麵包

店員留影

暹粒 也有樸素的一面

在路邊打起羽毛球來 ( 我本來正在行街)

看起來不錯的燒烤餐廳

最驚艷的是這款醬料

前往金邊的巴士

柬埔寨傳統服裝

鐵騎士

西哈努克, 柬埔寨王國前國王, 於2012年離世

My stay in Siem Reap

Siem Reap: Hostel Siem Reap“something got stolen”

悲情國度(乙) — — 金邊 Phnom Penh

1975年至1979年的柬埔寨是由共產黨統治, 稱為赤柬, 也是柬埔寨最悲哀的時代. 赤柬執政期間, 廢除貨幣, 沒收私有財產, 關閉銀行, 學校, 醫院, 工廠, 寺廟, 禁用書籍和印刷品, 只唱革命歌, 穿革命服裝, 殺害僧侶和其他專業人士. 1975年4月17日, 紅色高棉藉口美軍即將空襲金邊, 將首都居民疏散至鄉下, 並以三日後將可以返回為由, 要求居民不必帶任何財產. 所有居民被迫緊急撤離, 部分不願意的人被軍隊開槍打死, 一些沒有能力離開的人如殘疾者被遺棄. 三天時間內原有200萬人口的金邊變成一座空城, 撤離過程中造成大量人員傷亡. 在金邊郊外有一座由小學改建成的集中營, 在紅色高棉時期共有一萬五千名人仕被送入, 官員嚴刑拷問逼使他們供出家人同黨, 再用酷刑把他們虐死. 最後進入集中營的囚禁者中僅有7人幸免於難. 從 前從網上了解到柬埔寨的悲慘歷史, 如今親身踏上這片王國的領土, 感覺有種說不出個所以然. 據說在紅色高棉管治期間的死亡的柬埔寨人估計超過300萬, 佔當時全國人口的五分之一. 當我在河畔看眾生相, 各人扶老攜幼悠然自得的樣子, 似乎, 他們都把哀痛埋藏在心裡的深處了.

晚上的皇宮顯得很華麗

好朋友PEPSI 帶我到一家很LOCAL 的小店用餐 (有夠地道)

冰墊黃瓜

青檸檬在東南亞是不可或缺的配料

地道炸物 含西籣花, 魚丸, 雞翼尖

朋友面前不失禮, 沾醬狂吞夠醒胃

家族照

不知名炸物

半生熟雞蛋布丁 (警告: 沙門氏菌)

嬌柔的小貓咪

柬式早餐 雞肉即食麵

每天與青檸作伴

S21吐斯廉屠殺博物館 (舊集中營)

生命何價

保留了當時拘禁異仕是的鐵床

牆下的畫呈現了當時虐待囚禁者的情況, 地面上的血跡已滲入地磚內

當時囚禁者的物品

舊物件

那年這裡

集中營活生生呈現了當時的慘況

散落在地上的陽光, 能給他們一絲希望嗎?

集中營前身是學校, 課室被用作囚房

把笑面收起以表尊重

被虐殺者死前都會拍照作記錄

集中營裡看不到未來

集中營範圍陰森恐怖

深入拘押室的內部

呈現了當時的一磚一瓦

集中營前身是一所學校

烙印

展覽館展出了一些對當時工作在囚室的人仕之訪問, 他們大都是被逼或是被洗腦後進來的, 現在他們都回歸鄉村過著平淡的生活, 對當年的事情都不欲再提起

被囚禁者中有一名外籍畫家, 也是僅能生存的七位當中其中一位, 他出獄後把當時在集中營的情況於筆下呈現

雜骨

大屠殺下的亡魂

當年的金邊街頭屍骨隨處見

S21集中營

這老婦頭頂功夫了得

新鮮蔗汁

一窺柬人平日生活

生曬海味

街頭隨影

汽水系列

猛烈陽光下最適合曬鹹魚了

用各式的飲料瓶來盛載汽油

在當地參觀了一家學校

Preah Yukunthor High School

木造書桌

數學課之後的小息

在操場欣賞了一場勢均力敵的足球比賽

城市隨拍

販賣河鮮燒烤的攤檔

要懂得欣賞榴槤的美確實要累積一定的人生練歷啦

我們亞洲人不可或缺的米

柬埔寨中央市場, 可一探本地人的廚房

奇怪海鮮

我不想在柬埔寨見到你

金邊市中心的民房

柬埔寨盛產胡椒, 這個黑胡椒雞腿飯十分美味

金邊市內車輛川流不息

往機場的TUKTUK

小社區

再見了柬埔寨

臨別時在PHO24吃的生熟牛肉湯河, 牛骨湯頭很香醇

悲情國度(甲) — — 金邊 Phnom Penh

柬埔寨經歷過赤柬統治的悲哀時代, 金邊也曾經淪為死城. 重生後的金邊發展迅速, 但依然是亞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獨個兒背著背包, 胸前掛著相機, 游走在金邊的大街小巷, 的確, 有點異相. 破爛的民宅, 佈滿灰塵的舊汽車, 簡陋的小吃攤, 烏煙瘴氣的大馬路, 眼前的金邊雖然落後但一切真實, 在市中心最常聽到的是’ Tuk Tuk? want tuk tuk?’ TukTuk司機看到外地人必定前來搭訕, 一開始我也敷衍的說一下NO, 後來慢慢習慣後就乾脆它當成背景音樂了. 在金邊我也碰到不少奇人異仕前來搭訕, 有中年大叔前來問的來自哪裡, ‘Oh hong kong, I like it, please come to my home to talk more hong kong for me.’ 有濃妝豔抹的未成年女子在大街想把我拉走, 有小女孩苦纏要我買紀念品, 有背著嬰兒的婦人乞討奶粉…身在異地安全要緊, 看到這些情況得要收起你的同情心, 趕緊離開現場. 千瘡百孔的社會問題就留待政府解決吧, 遊歷柬埔寨請準備一 顆探險的心, 看看真實的世界, 你才明白自己有多麼的幸福.

港龍KA208, 金邊直航出發

申請柬埔寨VISA的表格入境紙 (填填填)

港龍系餐點都是一樣的味道

行李輸送帶

機場的設計有南亞感

機場外有TUKTUK在等候

市貌

金邊城郊照

金邊市中心外圍的道路已經難見柏油路了

馬路沙塵暴時常發生

難得看到一色晴空

傳統房屋有木條在底支撐, 作用是防蛇蟲和防洪

沒機會見識柬國的KTV

在往暹粒的國道上

路邊的攤販

市場有各式各樣的昆蟲零食

鹽漬? 風乾?

大平賣大平賣~! 肥大肉厚的蜘蛛~!!

昆蟲專賣店, 我來免費為他們打個廣告吧

新鮮自家養殖蜘蛛, 鹽漬/刺身皆宜

熟食檔的小菜系列: 河魚乾

口感像米線的麵食

此店常備蒼蠅拍, 食物乾淨衛生, 食客放心

一塵不染

司機帶我們來的地道熟食小店

冰茶

柬國的第一頓午餐: 椰奶咖哩雞雜伴米線

羅勒/ 芫荽任君選擇

(冰墊)花卉植物

碎肉春卷

新鮮鳳梨

大大的大樹菠蘿

金邊市內的菜市場

鹽漬貝類

不要以為是汽水把他喝下肚, 這是汽油!

在市場裡找到一家蠻整潔的餐廳

是次點了羅勒葉雞肉炒飯, 有點油膩, 有點鹹, 有點貴

一家學校外的童真塗鴉

The National Museum of Cambodia

國家博物館的外型參照了柬埔寨的傳統建築

這是了解高棉文化的好地方

博物館後方有個皇家花園

高棉皇國時期的雕塑

在陽光下盛放的小花

皇宮外的大廣場

The king of Cambodia, Norodom Sihanouk passed away on 15 October 2012

天氣熱極忍不住到 DAIRY QUEEN吃了一杯雪糕 (超貴USD2.4)

夕陽西下時份的皇宮格外淒美

在廣場可一覽本地人的生活

mekong river

熙來攘往的大道

看著柬埔寨的國旗在空中飄揚, 我感受到一份莊嚴

這是一個重生的國度

到底人生的終究目標是什麼

僧人也累了

小女孩與小黑狗

涅槃, 學佛修行最後的歸途

思考人生

露肩的小妮子

天真無邪的笑容 ^_^

看到了真誠

晚安, 柬埔寨皇國

My stay in Phnom Pemh

Phnom Penh: The Mad Monkey Hostel Phnom Penh“A true review”